uou4z精彩言情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 木老七-第五百五十二章 與‘神’同行!爲‘神’而戰!展示-mlbss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此时此刻,已经于血战战场上杀疯了的李维尔尚且不知道,他原本只是率领这只卡文斯鼠人军团支援主物质位面泽兰迪亚的这趟回归远征,仅仅开始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
就已经已经引起了巴托地狱、无底深渊包括拜尔、提亚玛特还有多位恶魔领主们的多方关注,并且由于信息的延时与缺失,已经造成了无数种令人错愕的解读和无中生有的‘阴谋’。
虽然血战战场上有时也不乏一些次级领主级别的恶魔参与进去,但那终究是少数头脑发热的,所以光是身为红龙恶魔领主的李维尔出现在战场上时,就已经足够引人瞩目。
妃请自来,王爷请继续! 无心娇妃
除了已经晋升次级恶魔领主的李维尔在血战战场上展现出了几经无敌的可怕战力,他身后跟着的那只卡文斯鼠人军团同样令人瞠目。
许是李维尔带着这只鼠人军团一路凿穿战场、湮灭一切的动静实在过于浩荡喧嚣,以至于各方存在都在想尽各种办法将‘目光’投射到这里来。
想要在第一时间了解这头突然冒出来的红龙领主和他的‘恶魔大军’究竟是个怎样奇葩的存在,实力如何,凭什么一路击穿各路恶魔,又能否被己方所利用?
其中青铜堡垒的魔鬼们就用了几台从主物质位面人类国度走私过来的‘光影摄影仪’,在经过传奇法师的法术强化改造后,在堡垒大厅内投射出了一个有延迟的光影银屏出来。
魔鬼们对李维尔这段时间以来的行军路线,于推测的后续观测节点安装了这种仪器。
随着估测的时间临近,这只牵动着下位面无数‘人心’的大军,也终于展露出了那浩荡而磅礴的身形。
其中最先出现在人们视野中的,正是展开双翼飞驰于半空中的红龙领主‘提比利乌斯’。
“这…”当看到李维尔出现的瞬间,那头阿比塞龙人统领的呼吸就不由为之一滞,眼瞳更是瞪到了极限。
似乎很难想象这个世界上还有长的如此狰狞而奇葩的‘红龙’?
不同于普通红龙宛如皮革般的鳞片,这头红龙身上那层东西,简直就像是城墙般厚的金属甲板!
背上更是长满了如同珊瑚簇般的金属炮管。
而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一路屠杀的恶魔数量实在是太多太多,以至于他那残破的身躯上仿佛燃烧着一层无形的血焰!
如同深渊实质的显化!
“阿斯摩蒂尔斯在上…这是何等的宠幸与眷顾…我难道要见证一个新的恶魔王子的诞生了吗?”
暗黑八魔将之一的扎潘忽然吐露出了在场众魔的心声。
仅凭单纯的实力而论,不提拜尔,他们八魔将随便拎出一个应该都能对付眼前这名红龙领主,但也仅仅是‘眼前的’…
随着对方的一路杀戮,几乎可以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每时每秒都在变强!
无底深渊有一个令魔鬼们羡慕而又恐惧的潜规则。
那就是深渊意志,鼓励一切混乱的争端。
实质一点的讲就是,恶魔们自恶魔幼虫开始,就被鼓励着相互厮杀吞噬,并以此获得晋升与深渊意志的垂青。
毫无疑问,此刻在这头一路几乎将血战战场凿穿了的红龙身上,他们看到了深渊意志几乎没有掩饰的喜悦与瞩目!
这对于一向致力于屠戮并削弱深渊恶魔的魔鬼们来说可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需要尽快将它除掉吗?”同属于深狱炼魔中较为激进的魔将巴尔泽芬向拜尔示意问询道。
“那几位存在都不急,我们急什么?而且是敌是友,还说不定呢。”拜尔面带笑容道。
在场众魔神情各异,自然知道拜尔指的是恶魔王子狄摩高根、不死君王奥嘎斯和乌黯主君格拉兹特。
天運貴女:大伯眷戀成癮 紅薯丸子
要说最不愿意看到一位新的‘深渊之子’诞生的,他们这些魔鬼们绝对排不上号,这三位在深渊深处征战多年的存在,恐怕才是最不愿意看到一位新竞争对手诞生的。
而就在这时,他们也看到了逐渐自这头红色巨兽那遮天蔽日的双翼下显露出的几个特殊身影,于是再次楞然。
因为他们在看到了一头即将晋升深渊之子的奇葩后,再次看到了一个即将‘化身邪神’的家伙…
——————
其中最醒目的,自然要数骑着一头碎骨鼠魔的‘达尔文’,这个本该是加尔文分体的构装机关人当年被阿尔蒂娜诗一爪掏心后,竟是坠入了大深渊的一座传送门中,来到了位于深渊第十二层———十二树,被一头末日卫士团的判魂魔所捡到。
而就在这台分体即将被十二树之一的堕化使徒改造并作为自己逃离桎梏的分体时,却被及时赶来的加尔文再次盗走。
天庭执法使 无双小魏
此时的‘达尔文’早已面目全非,一颗宛如活化树心般的心脏占据了他胸膛原本的空洞,体表也被大片的藤蔓所缠绕。
他此时身上的‘信仰之力’同样浓郁的宛如实质,就像是腾起了一道无形的光柱,将所有卡文斯鼠都链接在了一起似的。
这让同为‘信徒’的阿比塞龙人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几乎要被那浓郁的信仰之光闪瞎了眼睛!
那是他在侍主提亚玛特身上都没有见到过的可怕信仰!
看到如此磅礴的狂热信仰,他们几乎就知道,这名形体同样奇怪的‘人类’只要愿意,随时可以点燃神火!
而且一旦成功,其神力之强大,足以令星界的众神骇然颤抖!
也直到这一刻,在场诸人才知道为什么都过去了这么久,依旧没有暗中的存在‘进场’插手。
这特么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密瑟能核啊!
若是出了什么差错,对方即便升神失败,沦为从痛苦与绝望中诞生的‘神孽’,怕是也足以引起一场可怕的动荡!
相较之下,一旁身为本体的加尔文本体,反而容易被他们所忽略:
一名堪堪30级的传奇心灵术士…而已…
而在他们身后,则是五只分别统领着一只鼠人大军的卡文斯鼠人统领:
卡文斯领主———斯库克!
猎首者———奎托!
畏尾———崔特斯!
荒爪———伊科特!
死亡宣告者———卡文尼斯!
他们相较前三者起来无疑更不起眼,但当众人看到这五只‘老鼠’俱是传奇时,当场就有种几欲吐血的感觉!
此时以各种方式窥视这里的人们早就陷入一种莫名的呆滞状态。
虽然传奇强者在下层位面并不鲜见,但每一个传奇的背后,必然是一段堪称传奇的故事。
而此时此刻,眼前不但出现了一只前所未见的鼠人大军,更是出现了五名鼠人传奇?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
大概就像是蓝星某部影视作品中,人们第一次得知下水道里的一只老鼠和四只乌龟因为误饮化学药水,直接成了一名老鼠武术宗师和四只忍者神龟时一样操蛋的狗屎心情吧…
而当随着他们的目光终于从这几个鼠人统领身上掠过,落到他们身后那几乎无边无际的鼠人大军后,就连最后的想法都没了,只剩心如止水。
其中卡文尼斯身后,是至少几十万身披钢甲,手持长矛与铁盾,骑着碎骨鼠的氏族鼠人骑兵。
猎首者奎托身后,则同样是几十万身披钢甲,手持长戟的风暴鼠人骑兵。
畏尾崔斯特身后,则是几十万背着冒着幽绿瘟疫气罐的死亡散播者。
荒爪伊科特身后,则是几十万抬着各式炼金火炮奔行的鼠疫炮兵。
卡文斯领主斯库克,则是带着几万名手持简化版萨博特机关发射器的加特林鼠人大军。
妃逃不可:王爺跟我走
而护卫在他们身周和身后的,则是茫茫无际的奴隶鼠人狂潮,具体有多少,谁又数的清呢…
时至今日,恐怕就连当初将卡文斯鼠人们送到无底深渊来的李维,也根本闹不清楚这些彻底失去束缚的鼠人究竟繁殖出了多少只。
也许唯一可以大致参考的数据,还要归于他于蓝星时无意中看到过的一则新闻:
西流中短篇遊戲小說集 西流
1859年的时候,英格兰的一位名叫奥斯汀的农场主在到达澳洲之后,带去了29只兔子。
而到了1926年的时候,这些已经在澳州境内站稳了脚跟的长耳兽的数字,就已经超过了100个亿…
当然,无底深渊不比没有天敌的澳洲,但卡文斯鼠人仅仅花费了十几个世代就很快适应了深渊的恶劣环境,并逐渐生长出了更加锋利的牙齿与爪子、更加健硕的躯体和局部生长的鳞片。
代价则是…它们的寿命更加短暂、繁殖周期越加缩短。
保守估计,排除每天因为各种复杂原因成批死去的鼠人,他们的数量也许尚且达不到澳洲兔子的,但也绝对过了亿这个级别…
它们简直就像是天生为了战争而生的存在。
更丧心病狂的是,当年李维还让这几只卡文斯鼠人部落带走了一整套只要有足够矿藏,就可以根据简单的单元模块无限复制下去的军工生产线,随行的还有一批因为手术启迪了智慧的极限卡文斯鼠人战士和军工匠师,他们分别被卡文斯鼠人们视为最强大的战争领主与最睿智的灰贤者!
五十年过去了,也许这只鼠人带去炼金武器生产线对比泽兰迪亚来说早已淘汰了好几个世代,但哪怕是相较原始的炼金武器,也足以将这只鼠人部落打造成最可怕的战场怪物。
几乎每时每刻,都有成批成批的卡文斯鼠人因为全力赶路力竭而亡,他们很快会化作同行者的食物与水分,驱使着他们一刻不停的前进,前进,再前进!
前方,有着‘大角灭世者霍格’和‘大角圣者加尔文’在指引着他们!
他们是在…
与‘神’同行!
为‘神’而战!
即便是下一刻死了,也会立刻进入‘天国’,与‘神’融为一体!
他们,是如此的狂热!
哪怕下一秒就是死亡!
这一刻,待看清这只可怕‘军队’的全貌后,人们才是真正震撼到无语凝噎。
更是不由想到一个令他们透心凉的问题,如果这群鼠人是近期默默繁衍到这种数量的,那么如果再给他们一些时间,会不会直接淹没整个无底深渊,甚至是下层位面…
同一时刻,李维尔似乎也终于行将抵达自己的目的地,位于万渊平原和阿弗纳斯交接之地的一座偏僻山谷中,突然驻足,缓缓落在了一座光秃秃的山峰之上。
全能世界架構師
在那里,驻扎着数量多到异常的恶魔大营和恶魔军队。
“他要做什么?”这是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这时就看到伴随着红龙李维尔舒张着狰狞如火的双翼,无声朝着前方的山谷一指。
身后骑着碎骨鼠魔的死亡宣告者卡文尼斯举起一只用恶魔脊骨制成的号角用力吹了起来。
伴随着苍凉的号角声于山谷中回荡,那些奴隶鼠人狂潮首先发起了冲击,四只卡文斯鼠人统领率领着麾下的精锐鼠人军队紧随其后。
而跟在李维尔身后的卡文斯鼠炮兵则在占领了周遭几座山头高地后,开始了对恶魔大军的又一轮狂轰滥炸!
砰砰砰砰砰!
几十万门炼金炮弹齐鸣,天地之间再也听不到任何其他声音,就连恶魔的哀嚎都为之淹没!
炮弹洗地之后,残存的恶魔所要面对的就是那些精锐鼠人的生命收割。
所有人就这么失声的看着这群‘异类’轰平一座阵地,然后淹没占领,再轰鸣一座阵地,再次屠杀占领,如此往复。
魔鬼们也头一次明白,仗居然还能这样打…
但这样可怕的消耗…怕是足以让豪富如提亚玛特都为之破产…
就在这时,这片山谷中恶魔大营中也开始了反击,各种法术如同狂风暴雨般朝着来袭的鼠人大军,朝着山峰之上的红龙李维尔轰去,但往往还未抵达鳞片上,就被其上如有实质的深渊之火焚灭。
他们几乎是刚刚露头,人们就看到那头立于绝峰之上的红龙将嘴巴张到极限,一道几乎令人目盲的十字光线自他口中爆闪开来。
伴随着一道寂灭的光柱横扫而过,那座先前还反击的有模有样的恶魔大营当即陷入死寂。
像是过了很久很久,又像是只过了一瞬间。
就看到那座建在半山腰上的恶魔大营连带着那座山峰都瞬间溶解消逝,随着狂风烈焰飞灰湮灭。
随着漫天的烟火渐渐消散。
目睹这一切的众魔终于看到了他的目标所在…
“一座传送门!当年那座通往主物质界的传送门居然又出现了!”一名魔鬼军官高呼道。
青铜堡垒中陷入沉寂。
而就在这时,就看到那头红龙再次煽动了翅膀,托举着他那庞大而伟岸的身形缓缓朝着那座巨大的传送门飘然而去。
“他想去主物质位面?
“可他不是恶魔领主吗?
“他疯了?”
風塵偵探團
先前被对方那记狂暴吐息吓呆了的阿比塞龙人终于反应了过来。
同一时间,同样察觉到他意图的高阶恶魔们也朝着李维尔…
你是我的逃不掉
蜂拥而去…
这一刻,即便是青铜堡垒中的魔鬼们。
也不得不佩服这些世敌的勇气…
“不…这是…深渊的意志。”拜尔断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