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g9c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第一百八十二章 獲救看書-bp2vy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小說推薦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霍御乾看了眼凤凰寨,毅然离去。
眼尖的土匪站在楼崖上,看见了霍御乾骑上了黑马匆匆离去。
“大当家的!那带头的走了!”
秦啸略皱起眉头,看着霍御乾离去的背影,心里纳闷道:这个男人又在谋划什么?
枪战一样剧烈,霍御乾走了,双方交火略有些小了。
下一秒,又是一队军队从山从里蹿进来,这军服的颜色整个民国谁人不知?
“大当家的!是沈军!”
“难道是我们枪战引起附近沈军的警惕了?”
秦啸抿唇看着底下的情况,魏军在左,沈军在右,双方军火一起围攻凤凰寨。
秦啸指使身旁小弟,“去再喊点兄弟增加火力,拿着库里好的枪。”
極道仙尊 星空小帝
沈洛殊在石头后蹲着,对凤凰寨他势在必得,他知道,傅酒就在里面等着他的营救。
沈洛殊挥挥手召来孙副官,“直接上炮。”
星星无泪 梦想花园
孙副官点点头,吩咐下去。
沈军的士兵推着黑黝黝的大炮从石头后出来,前面有一排士兵拿着铁盾给他们做掩护。
秦啸站在上面,瞧见了那三架大炮,瞳眸一缩,连忙招呼兄弟,“后退!下楼!”
所有人收起枪支,跟着秦啸下了楼。
炮兵调好了角度,投放好弹药,熟练操作,嘭一声巨响。
凤凰寨的门楼炸掉了一块,寨门大开,被激怒的土匪从里面冲出来。
沈洛殊冷哼一声,“一群不自量力的东西。”
“继续!”他冷声继续下命令。
炮兵一声,“开炮!”不知会带走多少孤魂。
这次,大炮的方向对准了寨门,在那附近的土匪,直接给炸飞。
尸体碎片满天飞,昔日一起并肩作战的兄弟一只胳膊飞到了秦啸的脚边。
秦啸怒急攻心,气愤地想要跳出去,与那沈军一绝死战!
从此山水不相逢
“大当家的!”老二一把搂住他的腰,老三也是揽住他,“不能去啊!”
“他们这大炮威力太大了!咱抵抗不了了!”
“就将那女人放了吧!”老二在秦啸身边喊到。
嬌妻不許逃
东晋大土豪 楚囚
秦啸咬咬牙,看着周边尸体碎片遍地,“去将那女人带过来!”
得了令的人跑的飞快,去将傅酒带出来。
傅酒和叶澹儿一直在屋子外面,听着外面大炮声,她心里焦急极了。
见一人脸上都是灰尘和血污,飞快的朝她这边跑过来,抓上她的胳膊就拽着走。
叶澹儿讶然地抓住傅酒的手,“傅姐姐!”
“大少奶奶,您放开,外面那军痞子打急了眼,要这夫人呢!我得赶紧将人送过去!”那小弟苦着脸喊到。
“我随她一起过去,否则,你别想带她走!”叶澹儿厉声道。
那人只顾着前面的弟兄生命,也不管这叶澹儿了,径直拽着傅酒去了寨门口。
沈洛殊瞧见那硝烟散去,隐隐露出一女子婉约的身影,他瞳眸一缩,连忙举手势,“停止进攻!”
枪声戛然而止,随着烟雾和尘土散去,女子的身形逐渐清晰。
身材高桃,体态轻盈,言行举止端庄娴雅。乌发如漆,肌肤如玉。
她即使身着普通农妇的衣服,也遮盖不住身上那股自带的幽然雅韵之气。
傅酒身后还跟着一容貌精致的女孩,那女孩紧紧抓着傅酒的胳膊。
秦啸看见这一幕,脸色一白,他低声吼道:“谁准你过来的!”
叶澹儿好似听不见,不理会他这边。
沈洛殊从石头处走出来,“凤凰山的大当家的,傅酒,本帅便带走。”他声音清清淡淡,压低嗓音说道。
傅酒闻言,猛然看清那一身戎装的男人……不是霍御乾!
竟然是多年未见的韩洛殊!不,是沈洛殊!
白皙的皮肤,一双仿佛可以望穿前世今生的耀眼黑眸,笑起来如弯月,肃然时若寒星。
直挺的鼻梁,唇色绯然,轻笑时若鸿羽飘落,甜蜜如糖,静默时则冷峻如冰。
侧脸的轮廓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却又不失柔美。
他一身戎装的样子还是傅酒第一次见,三年后的沈洛殊,身上退却了那温柔绅士的样子,多了些冷酷。
这便是岁月无声的代价吧,傅酒心里微微感叹着。
虽不只霍御乾为何没有前来,但她还是很感谢沈洛殊救她。
“沈少帅,我想带着她。”傅酒朝着沈洛殊喊到。
沈洛殊抿唇点点头,傅酒的心开始紧张起来,她拉着叶澹儿的手在双方注视下往前迈一步。
靈異校園錄 我欲發瘋
“不行,那是我的夫人!要走只能你自己走!”秦啸突然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拉住叶澹儿的手。
“放开,谁是你夫人!”叶澹儿使劲想要甩掉秦啸的胳膊,求救地眼光看向傅酒。
傅酒面色淡漠,“秦先生,您这样就过分了。”
“看见那三台炮了么,我猜剩下的弹药也足够将您的凤凰寨炸个平地……”傅酒语气带这些嗤之以鼻。
“你是舍美人呢?还是舍江山呢?”傅酒眸子淡漠,云淡风轻的说到。
秦啸依旧紧紧抓住叶澹儿的手,叶澹儿有些急了直接道:“你听不懂吗?!快开我,不然**就将活人全炸死了。”
秦啸咬咬牙,看着身后残虚不堪的寨子,还有倒地的弟兄,狠狠一甩手。
“给老子滚!”他狠厉一声说道。
叶澹儿怯怯地躲在傅酒身后,傅酒微笑拍拍手安慰她,“没事,我们走。”
沈洛殊接到二人,将二人送上了车子。
无限召唤:碾压诸天万界 爱昵1999
“好久不见,傅酒。”沈洛殊坐在副驾驶上,瞄了眼后视镜上傅酒清美的脸蛋。
“是啊,好久不见,时光荏苒,你都变成少帅了。”傅酒脸上带了一抹疏离地笑容。
沈洛殊尴尬地笑了笑,良久,他回答道:“嗯……其实,有些事情不像别人所说那般,我有苦衷的。”他的语气颇为无奈,还有些自嘲的意思。
絕情總裁的棄婦
叶澹儿坐在一旁,双眼睁得十分无辜,她捏捏傅酒的手,在她耳边低声问道:“傅姐姐,这不是霍少帅吧?这是谁啊?”
傅酒同样压低了声音,“沈洛殊,大总统的二儿子。”
叶澹儿脸上闪过惊异,她实在想不到,傅酒竟会与这些大人物都有些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