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5tmt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三國之龍圖天下 txt-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驚變,梟雄末路! 十相伴-bpod1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
战场,一片惨烈,鲜血在雨水之中交融,仿佛周围都是血红一片,映入人心的也是一片的血腥之味道。
“袁绍跑了!”
魏军的观战台上,曹操感觉有些悲凉,嘴角弯弯的扬起了一抹非常讽刺的笑容:“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袁本初的本性,始终是这样,干大事而惜身,有勇气却不过一瞬间而已,可惜了周军的将士们!”
“大王,我赢了!”
郭嘉却没有这么多感想,他微微的一笑,道。
“行,孤愿赌服输!”
曹操耸耸肩,输也输的值了,他以为袁绍多少还能抗住多一会了,但是始终没料到,袁绍会这么胆小。
大喬商妃 穆木子
“传我军令,收拾战场,伤者救治,孤要的是收编他们,不是坑杀他们,所以封刀不杀人!”
曹操下令。
“诺!”
军令迅速传递前方战场上去了。
各部将领也接到了军令,也迅速行动起来了,那些被包围之中的周军将士本来就没有什么的战斗心情了,一下子全部撂倒了。
入夜了,大战已经完全消停下来了,天空上的雨水也消停下来了,战场也没有了硝烟,但是依旧一片狼藉。
魏军将士正在的收拾战场,一具一具的尸体被抬出来了,分开,魏军将士的尸体会是一部分,周军将士的尸体是一部分。
这些尸体都要就地掩埋的,毕竟战死太多人,如果造成瘟疫,会出很大很大问题了,曹操对这方面也非常注重。
曹操领着的郭嘉走向了战场,走过一片片的血腥之地,眸光有些深沉。
“大王!”
吕布走过来,拱手行礼。
“奉先,此战汝做的不错!”曹操对吕布笑了笑,道:“魏军之中,你的能力最强,能者多劳,接下来了,依旧你继续统军!”
“是!”
吕布深深的看了一眼曹操,他知道曹操在收买人心,但是却不得不承认一点,那就是的这人心收买的非常恰当。
人心肉做,不可能天冷冷漠,他吕布被被很多人说是三姓家奴,是不入流的莽夫,但是从来也没有人看得起自己。
前妻乖乖別跑 蒂冉
或许有过,他却不曾在意过。
一心要出人头地,自然会不折手段的去做一些事情了。
可有些的恩情,他也是在意,越是过意不去,反而越是会淡化了一些野心,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野心还不会不会反。
不过现在他倒是根绝不错,曹孟德对他多少还是信任,在战场上交战,只要想这打仗就行了,不用想这么多东西了。
所以这样一来,其实也不错的。
“战损如何?”
“我军伤亡一万余,具体的数字还没有统计出口,而周军战损,大概在两万多将士,不过受伤的比较多,最少有三万多将士负伤需要休养,另外还有七八千将士趁乱逃出了战场,成为了逃兵!”
吕布低沉的说道。
“已经比我们之前预料的好很多了!”曹操露出了一抹笑容。
他本以为最少要付出好几万伤亡,才能打赢这一仗,甚至打赢了,也是一场惨烈的胜利,没有修养几年,都回复不过来元气的那种。
没想到这么顺利。
说到底还是因为江东吴军的奇袭,让战局出现了变化,也打破了袁绍最后的决战之心,这才是根本的。
如果袁绍有之前的决一死战之心,恐怕这一战,必是两败俱伤。
甚至他最后要是不跑了,这一仗打下来了,双方之间的伤亡数字,必然会翻倍增加。
如今的战损,是他最满意的一个了,只要修养一两个月,然后整编周军的兵卒,八九万的兵卒,足以弥补整个魏军的元气了。
给他半年的时候,曹操认为,自己有能力再一次对西南明军开战了。
“周军主将,张郃此獠,死了没有?”曹操突然问。
“没死!”
吕布说道:“此人被砸晕了,刚刚醒过来了,情绪上有些的波动,我暂时不管他,派遣了五六个将士盯住他!”
“孤去看看!”
曹操进入了俘虏营,一个独立的营帐之中。
“某不甘心!”
张郃浑身是伤,却在竭斯底里的叫着,他双瞳血红,神情萎靡。
醒过来之后,知道自己的没死,却没有任何的喜悦。
TFboys之错位的童话
心中的悲愤依旧。
这一战,他不是没有机会了,输赢都在一念之间而已,他自认为自己还有能力打出这一仗,但是最后却惨痛收场。
这一仗,他认为会埋葬自己的一场战役,他想要打的漂亮,可是却成为了一个笑话,没有发力就已经叛了死刑了。
“不甘心?”
曹操走进来,看着张郃,对于张郃,他了解不多,不过夜楼建立之后,对敌军大将多少有些消息。
这是河北四庭柱,袁绍部下数一数二的大将,仅次于鞠义,颜良,文丑之下,而且之前并不是很受到的袁绍的器重。
是因为颜良文丑皆然战死了,高览被俘虏,周军少了能统军大将了,他才渐渐被器重。
武道無極
这一战,算是他第一次统军大指挥的战役。
打的是很漂亮。
最少曹操认为,他这一仗打的漂亮,如果不是因为有一个猪主子,这一仗,他还能打的更加漂亮。
特别是韧性方面,曹操认为张郃的韧性,是非常难得的,在战场上有百折不挠的勇气,是一个主将必备的。
这一战,他打的非常漂亮。
“魏王?”
张郃瞳孔睁大。
“认识孤就好!”曹操微微一笑,坐下来,对着他,幽幽的说道:“袁本初跑了!”
“魏王是来看某家笑话的吗?”张郃怒吼。
“非也!”
曹操淡然的道:“孤只是来告诉你一个事实的,如果你想要表现你的忠心不二,孤可以给你一柄长剑,自刎而死!”
“你……”
张郃瞪眼。
“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而负责!”曹操平静的说道:“你为袁本初而奋战,那是你的选择,袁本初跑了,那是他的选择,孤不认为哪里不对,不过现在你成为孤的阶下囚的,你也得再一次选择,活着或者死去,多么简单的事情啊!”
张郃沉默了!
“先好好养伤吧!”曹操看了他一眼,道:“不必这么着急的选择,想要去死,还是有机会的,这是挡不住的事情,不过最少也得等到孤把袁本初的头颅带回来了,你再做出决定也不迟!”
“哼!”
张郃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曹操也不在意,他相信,张郃是一个聪明人,一个聪明人不会在这个时候寻死的,他需要一个结果。
曹操走出了俘虏营,然后问郭嘉:“找到袁本初了没有?”
“有消息回来了!”
郭嘉回答说道:“他虽然跑了,但是跑不远,说老实话,他部下虽然精锐,但是不过几千将士而已,而且还是重甲,能跑得了多远啊!”
“大戟士?”
曹操眯眼,道:“袁本初也是一个知兵的人,大戟士在战场上倒是战斗力非常凶猛,倒是论跑路,可没有优势!”
“管亥率一部两万将士追击上去了,如今可能已经追上了,不过到底能不能拦下来,还是一个未知之数!”
郭嘉低沉的说道:“东面已经没有什么兵力了,一旦他挑出的巢水的战线范围,那么我们会有些的麻烦,想要追击起来,没有这么容易!”
“他跑不掉!”
曹操摇摇头:“如果是昔日的心性,他袁本初还是希望,但是现在,他没有希望了,越是见不到希望,越是会进入绝路的!”
他只要等消息了。
管亥,这个名字曹操有些印象了,是一员偏将,在宛城战场上立下不少功勋的,不过因为程昱战死,曹操对他多少有点隔阂,所以并不是很器重。
如今他要是能把袁绍的头颅带回来,倒是值得器重一下的。
……………………
黑夜,星空上没有一点的光芒,倒是都是幽幽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在这样的夜色之中,一支残兵正在急速的行军。
“快走!”
“后面的有追兵!”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速度,速度!”
在山路崎岖之上,他们甚至顾不上太多的东西,只能慌不择路的跑。
这时候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跑到哪里去了,可只要避开后面的追兵,他们有路就去走了。
山下,官道上。
一支兵马举着火把,宛如的长长的火龙,也在继续的行军之中。
沧元图
这一支兵马正是魏军将领管亥的兵马。
管亥率两万主力,侧翼追击,一路追杀上来,最少已经追杀了上百里之地,斩杀了最少两千周军将士。
但是袁绍还是让他逃出去了。
目前虽然被压在这一片,可并没有看到人,这一片范围这么大,管亥的面色顿时有些难看了。
“找!”
多幸運能遇見妳
管亥冷漠的说道:“第一营,堵住巢水的去路,第二营,守住山脚的官道,其余的将士,随我上山!”
“诺!”
众将领命。
山路不好走,还是夜色之下,上万将士洒进来,仿佛也看不到什么希望,想要找出来的这一支残兵,有些难。
“这是一座什么山?”管亥看了看山坡。
“无名山!”
有人说道。
“无名山?”
“就是一座没有什么名字的山,或许很多名字交替,都不知道叫什么山的山,在舆图上没有标记!”
“有几个出口!”
“应给只有的巢水,官道,还有给就是翻山越岭,从北面出去,但是那边很危险,当地的猎户都不敢走!”
“不管了!”
管亥的瞳孔凝视前方:“不惜一切代价,搜山,必须要把周王给搜出来,不能放虎归山了,此乃我军勋章,建功立业,在此一招!”
“是!”
众将热血沸腾。
如果能抓住的袁绍,那就是大功一件,这可是可以看得到的军工,半点都不敢的松懈。
“将军,要死的还是要活的?”
一个将士,低声的问。
“活的有什么用!”管亥冷笑:“传令下去了,不留活口,全部斩杀!”
这时候,是他需要表示忠心的时候,他绝对不能的让袁本初活下来,袁本初活下来,或许对于曹操而言,是一个麻烦。
毕竟在朝堂之上,多少还是有些大臣趋向袁本初的,到时候如果闹腾起来了,那将会对曹操地位有影响。
虽然曹操已经在朝堂上再三的扫地了,但是不可能说全部的收拾的,想要统治地方,就要用人,用人未必都是自己人,保皇党还是有不少人的,不可能全部杀掉,只能掌控。
袁绍的存在,就是一个不安分的元素。
所以必须杀掉。
这时候带一个人回去,和带一个人头回去,那是不一样的结果,他可不想自己的好不容易里下来的大功劳,却变成的曹操惦记的对象了。
“诺!”
众将点点头,表示认同。
……………………
山坡一侧。
冷的发抖,浑身湿透了,袁绍正在杵着一柄长剑,喘着大气了,他本身就大病过一场,如今被吓得,也浑身的发热了。
“大王!”
荀湛始终在袁绍身边。
“荀卿,孤可能不行了!”
袁绍已经是出气多,入气少了,这时候他的眼神都是迷茫了。
重生之无敌异界 如烟浮云
“大王,撑住,我们只要过了这个山坡,就能翻过北面,直接进入白马地界了!”荀湛低沉的说道。
“回不去了!”
傅家金龍傳奇之少年遊
袁绍苦涩的说道:“孤已经回不去了!”
他有些后悔了。
但是后悔有什么用。
说老实话,如果在给他选择一次,他或许不会跑,不会被人当成一条狗的撵,不仅仅没有任何得体,而且还一世英名丧失。
即使如此,他依旧没有能逃出厄运。
身体越来越发热,他感觉头脑已经的有些不轻信了,但是这茫茫山林之间,他却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大王!”
荀湛悲愤。
“孤是真的不行了!”
袁绍倒下去了,他的气息很微弱了,看着这漆黑的天空之上,幽幽的说道:“孤从来没想到,有一天,孤会死在这里!”
一路套过来,伤势非常重了,他身上还在流血。
但是却没有止血,
他撑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