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r79o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天唐錦繡-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陣前反水-wc3e8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阿史那贺鲁回头看了一眼掩杀而至的敌人,大雪之中视线受阻也看不真切,至看着敌人如狼似虎的一般的冲杀,便知道今次算是彻底栽了。狠狠给了胯下战马一鞭,向着前方横亘在沟口的回纥人阵地跑去。
只要出了阿拉沟,让回纥人挡在沟口堵住追兵,自己便可从容退去,只是回到牙账之后要如何给乙毗射匮可汗交待?
以乙毗射匮可汗从残暴,以及对待他这个“贰臣”的猜忌与厌恶,可想而知他将会面临何等样的险境。
搞不好进了牙账,乙毗射匮根本不给他辩解的机会,直接一刀杀了……
此番连突厥最精锐的狼骑都给折损在阿拉沟,那些素来维护他的各部族首领还有什么理由阻止乙毗射匮杀他?
若是走投无路,不若前去吐火罗投奔欲谷设可汗。
甚至,干脆自己拉出一股人马,效仿当初乙毗射匮驱逐土谷蛇之旧事,自立为王……
脑海中恍惚的转动着各种念头,一时间有些走神,连直冲着自己这边的长矛利刃都视如不见,未察觉半分不妥,直至耳畔尖锐的风声响起令他回过神来,便见到一支狼牙箭划破虚空,自风雪之中陡然出现在面前。
一瞬间,阿史那贺鲁瞳孔极速收缩,未来得及思考这支狼牙箭从何而来,便苯等的在马背上俯身低头。
咻!
狼牙箭闪电一般突袭而至,堪堪擦着他的额头飞过,将他头顶的毡帽穿透,余势未竭,狠狠的钉在身后一个亲兵的胸口。
“噗通!”
亲兵中箭坠马的声音,使得阿史那贺鲁心脏紧紧的揪在一起。
身后的追兵尚在百余丈之外,箭矢自然不可能穿越这么远的距离,况且那一箭阿史那贺鲁瞧得清清楚楚乃是迎面而来。
全能照妖镜 草鱼L
而面前哪里有敌人?
只有回纥人……
不用他去猜测答案,风雪之中无数支箭簇接踵而至,在空中发出“咻咻咻”的破空声,狠狠的扎进突厥狼骑的队列之中。
壹品典藏家 楚夢容
一连串惨呼声响起。
普通的普通 拉拉卡
阿史那贺鲁目眦欲裂,差点咬碎一口牙,纵马疯狂前冲,口中大骂:“无耻恶贼,吐迷度你焉敢反叛突厥,反叛汗王?吾誓要将你千刀万剐,将你阖族上下杀个精光,哇呀呀!”
造神學園 H原子
他岂能不怒?
先前吐迷度这个狗贼还向自己示好,恳请自己照顾回纥人,结果自己大发善心从善如流,却不转身就遭遇一击狠狠的背刺。
简直痛澈心脾!
“噗噗噗”
如蝗的羽箭从风雪之中射来,狠狠扎进身边族人的身体,阿史那贺鲁凶性大发,操控战马疯狂前冲,大吼道:“儿郎们,随吾斩杀回纥狗贼!”
此刻,他心中对于吐迷度之恨意可谓倾倒天山亦难以填满,浑然不顾身后追杀而来的敌人,誓要临死亦将回纥人拉上垫背!
突厥骑兵也怒不可遏。
突厥人素来将回纥人视为隐藏的大敌,故而对其极为苛刻,驱策如牲畜,不肯让回纥人有一丝一毫休生养息的机会。长此以往,便使得回纥之势力受到极大之削弱,难以反抗突厥人的奴役,愈发温顺。这就使得几乎所有突厥人眼中之回纥就是奴役牲畜一般的存在,战时驱策其冲锋在前抵御敌人锋锐,闲时牧马放羊给突厥人创造财富……
眼下这奴隶牲畜一般的回纥人居然翻了天,敢与敌人私下联合欲断突厥人之后路,这如何能忍?
少帥,給個機會
身后敌人穷追不舍,略微组织起反抗也瞬间被杀得崩溃,突厥人六神无主仓惶逃遁,后路又被回纥人掐断,求生欲加上对于回纥人临阵反水之愤怒,使得突厥人冒着漫天箭矢,悍不畏死的向着回纥人阵地发动强势突袭!
沟口阵地上的吐迷度暗暗叫苦。
突厥人两倍于回纥人,只不过由于阿拉沟内狭窄,所以突厥人难以发挥人数之优势不能全面展开冲锋,只能在容纳十余骑并行的谷道内发动冲锋,使得回纥人堪堪能够抵抗。
然而弓弩手本就不是回纥人所擅长,随着弓矢即将告罄,箭雨稀疏下来,突厥人已经渐渐逼近。
自己带来的族人多是充当农夫,非是精锐青壮,突厥人却尽是精锐勇士,一旦被突厥人冲入阵地之中,溃败必将势不可免的发生。
如果不能爱你
他此刻万般后悔,为何之前未能与房俊约定让右屯卫也派出一旅兵卒参预防御沟口阵地呢?
尤为重要的是,他以为只需在突厥人被阿拉伯人以及右屯卫完全击溃的情形下固守沟口防止突厥人逃脱即可,谁能料到突厥人冲入沟内并未开战便忽然返回?
虽然后有追兵,可突厥人实力并未如何损耗,自己即将面对暴怒的突厥人意欲冲垮自己的阵地逃生……
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然而事已至此,哪里还有反悔的余地?若是不能将这些突厥人尽皆留在阿拉沟中,一旦有人返回天山以北将此间之事告知乙毗射匮,那个残暴之徒必将屠尽回纥人!
吐迷度咬着牙,举起弯刀,冲着左右族人大声道:“吾族受尽突厥之凌虐,任其霸凌奴役视作牲畜奴隶,长此以往,必将绝种矣!今日,吾以回纥可汗之名誉立誓,自此与突厥人势不两立!吾将率领尔等族人在大唐的帮助之下争取一块安身立命、繁衍生息之地,从此自给自足、再无需仰人鼻息!”
“威武!威武!威武!”
左右回纥人兴奋异常,振臂高呼。
回纥人生存于漠北之地,自古以来便遭遇周边部族之欺凌奴役,为了逃脱这种受人霸凌的日子而不断迁徙,直至由漠北苦寒之地来到这天山之北。这里有广阔的牧场,有丰沛的河流,却也有凶残暴戾的突厥人。
一代一代的回纥人都在为了反抗突厥、摆脱突厥而奋斗,他们流干鲜血却也从未能达成理想。
然而现在,突兀之间,他们最为推崇最近的可汗却告诉他们,回纥人即将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从此自给自足,再不用遭受欺凌奴役!
祖祖辈辈的理想在这一刻即将实现,每一个回纥人都爆发出强烈的自信与战意!
吐迷度一脸坚毅,大声道:“若是这些突厥人活着回去,必然将吾等与大唐之图谋告知乙毗射匮,那个暴虐之徒必然尽其大军将吾回纥如豚犬一般屠杀殆尽!所以,今日就算吾等死尽,亦不能让一个突厥人活着回去!”
最終征途 影魔隕墜
“杀!杀!杀!”
回纥人战意澎湃,士气爆棚!纷纷握紧手中兵刃,怒视冲锋而来的突厥人。他们死在这里无所谓,可是父母妻儿尚在天山之北,若是这些突厥人活着逃回去,可想而知亲人们将会遭受突厥人怎样的蹂躏杀戮。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醉柳
那就人让他们尽皆死在此处!
“轰!”
突厥人终于冒着箭雨,在大雪纷飞之中冲上回纥人的阵地,人马撞击、刀枪入体,一刹那间便迸溅出滚烫的鲜血,染红了天上的雪花。
吐迷度双目圆瞪,大吼一声:“杀!”
挥舞弯刀,将一匹跃过阵地的战马一刀斩落马头,鲜血飞溅之下,那战马栽倒在地,背上的突厥骑士被压住一条腿,未等他站起,七八件兵刃已经齐齐落下,将他大卸八块。
只是一瞬间,战斗便进入白热化。
阿史那贺鲁在人群中四处寻找,一下子便见到了回纥阵地之后的吐迷度,当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咬着牙催动战马,带着自己的亲兵部曲猛地扑向回纥人的阵列,任凭阵列之中的长矛刺穿战马的身体,强大的动能将阵列硬生生撞开一个豁口。
壹夜亂了情:搶奪日租妻 舞陽
“杀进去!”
阿史那贺鲁挥舞弯刀,一马当先冲着豁口杀进去,弯刀左劈右砍挡者披靡,身后亲兵部曲紧随,犹如一只巨大的楔子,狠狠的楔入回纥人的阵列之中,原本严整的阵列被撕开一道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