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wyp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神筆聊齋 txt-第一百零五章 燒如來像推薦-e9m44

神筆聊齋
小說推薦神筆聊齋
从沂水往泰安,连峰蜿蜒,屏列不尽,苏阳在这山间徐行,所行道路,多在山脊之上,偶然有山间小路,也是极其险峻,两边尽皆为连峰夹壁,陡峭险峻,曲折不一,于山崖之下往上看去,能看到天空迷蒙一色。
柳秀才心急要到泰安,观看东岳帝君修建的庙宇,从而打磨自己的文稿,而苏阳深知泰安之地,现在势必藏龙卧虎,各方在这里想必也有站步,因此反倒不急了,脚步似慢实快,在这山间任意穿梭,一路向着西北方向而去。
在到泰安之前,苏阳想要再去一个地方。
走出山脊,趟过荆棘,苏阳穿走到了官道上面。
此地距离沂水,已经是相去甚远,距离泰安已是极近,而苏阳脚步轻迈,向着泰安外的道路而去。
官道两旁荒芜一色,天色溟濛不定,凄风不绝,入目所见,四下并无生机,在官道上面倒是有两个行人,一男一女,像是夫妇,苏阳目光不过在他们身上过多打量几眼,这两个人连忙紧捂包裹,加速和苏阳交错而过。
腹黑邪君:寵妃要逆天
“……”
苏阳转过头去,看着适才的两个人,只见两个人行色匆匆,不会回头打量,看到苏阳看过来,两个人更是快步要离开。
现在苏阳已经有神仙修为,纵然是维持凡人体感,但是苏阳在修行高深之后,那对万事万物的亲和感反倒是越发强了,平常人看到苏阳,那就是一个长相英俊,还很亲和的人,甚至一眼看过去,心中都能打上好人的标签,自然产生亲近之感,而这样的苏阳,却被两个行人躲过。
这并非是苏阳的法力不够,或者是这两个人有异,纯粹是因为这里的人们,对于行道过路遇到的人,天然便不信任。
他们没有安全感。
“哗啦啦啦啦啊……”
阴云满布的天空忽然就下起雨来了,这样的大雨,让正行走在道路上的苏阳淋个正着,苏阳又看向适才的小夫妻,这两个人远远的躲在了树下。
这是东海那边闹腾起来了啊。
苏阳心中有数,山东这边的天气变化,完全是因为东海的蚩尤和关圣两人对峙而引起的,现在天降暴雨,就是那边又有变动。
“唉……”
苏阳叹了口气,伸手画符,随后探手一挥,挂在了这一对小夫妻的身上,保护这对小夫妻在这连天幕地的暴雨中,能够不被苦难所侵。
宇宙变 太湖笑笑生
打开纸伞,苏阳走在雨幕之中,脚下泥土软烂,脸上风过如刀,直让苏阳彻骨发寒,撑伞走在这烂泥路上,苏阳也看到了一些在树下,石头下面躲雨的人,这些人瞧见苏阳之后,纷纷背过身子,不和苏阳对脸,或者就是将包裹紧紧抱在怀中,戒备的看着苏阳。
“人生路,美梦似路畅,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
末世重生之嗜血女王 二嫂
苏阳哼唱两句,随后摇了摇头,近来他所见的皆是万物竟发,欣欣向荣的场景,但是走到这里,遇到的却是这般民生凋敝的环境,让苏阳不由哼唱这样两句,感叹道:“老百姓还是苦。”
在京城里面,苏阳颁发政令,这一切都在往好的地方去,但是从上到下需要时间,并且实施的官吏里面,也有一小部分人点阳火,扇阴风,将一个好好的政令扭曲,变着法的折腾百姓,攥取利益。
“呼呼呼呼……”
一阵寒风猛然吹过,苏阳手中纸伞哗哗作响,连带着在纸伞外面的大雨也都吹在了苏阳的身上,苏阳将手中纸伞正对寒风方向,迈步在这泥土中慢慢挪腾。
如此走了一炷香的时间,苏阳看到了一个破庙,在那个破庙里面依稀有些烟火,有几个人正在破庙门前,看着这片暴雨。
“后生,下这么大的雨,你还在赶什么路?”
在门口的一老头子看到苏阳,大声喊道:“快过来,到我们这里避一避!”
苏阳抬眼看了看眼前这些人,迈步向着破庙这边走来,到了庙门口,苏阳收了纸伞,打量一下自己身体,从胸膛往下,全部都是湿的,而上面倒是被雨伞保护的严实,没有被雨水打湿。
“你怎么让人进来了……”
“我看这个年轻人像个好人。”
“你别看他面相,你看他衣服,明显就是有钱人,你就不怕他过去透风报信?”
“没关系,下了这样一场雨,他们也不能骑马追我们了。”
一中年人和身边的女子窃窃私语,在他们旁边的人也都听到这些话,纷纷点头,自觉有理。
“那你就不怕他是鬼?”
又有一个人说道。
此话说完之后,那边忽然静谧,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即一并看向了苏阳。
“我有影子。”
苏阳指着身后的影子,对着在场众人说道。
白色郁金香
这一个小庙倒是简单,上面供奉一个如来佛的木像,唯有前面一个门扉,稻草房顶,四下有几个草窝,明显是这几个人晚上睡觉所用,如来佛像正中央的地方便有这一团火,已经没有多少干柴,处于正在熄灭的边缘。
这庙里面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共八人,中年男女明显是一对夫妻,在他们身边跟着一儿一女,还有一个年迈老头,一个十来岁的小伙子,以及两个老婆婆。
“后生,快在火前好好烤烤,千万不要受凉了,如果受凉了,那就要命了。”
老头子对苏阳说道。
“我身体挺健壮的,轻易不会受凉。”
苏阳坐在火前面,看着眼前之人,多是衣衫单薄,招呼道:“你们也都快到这边来吧,你们若是受凉了,才是真的会要命呢。”
在这寒意未散的时节,穷苦人受凉之后,人很可能就会没了。
这几个人听到苏阳的话,纷纷往火前凑了凑,在这火前感受到一丝暖意。
“后生,你是准备去哪里啊?”
老头问苏阳道。
苏阳看老头年龄,六十来岁,浑身干瘦,就是双眼挺有精神,眉目之间饱含善意,笑了笑,说道:“我准备去前面的荒坟处看看。”
荒坟……
听到苏阳说起这两个字眼,老头子神色一黯,连带着他身边的几个人也为之色变,随后一起各自神色凄哀。
“你也有亲人葬在那里?”
老头子问苏阳道。
“没有。”
苏阳摇了摇头,说道:“只不过听说齐贼作恶甚重,因此去看看。”
这个荒坟指的可不是一个坟,而是一堆坟,并且这个荒坟还是有来历的,当年随着齐王入关的将军里面,有一个杀人将军叫做张元一,就是手持民怨刀,要来斩苏阳的那一位,他曾经在栖霞,莱阳之地屠戮百姓,让那里的人白骨撑天,碧血满地,收拢尸身的时候,直让两地的草木为之一空,而那时候的人,就全都葬在了这个“荒坟”里面。
在聊斋里面,对这个地方也大书特书,蒲松龄原本笔记载,这里是于七起义之后,农民被杀,连带着一并埋葬之地,而苏阳所在的世界,没有了清王朝,那就是齐王入关之后,张元一在这里平叛所杀。
这里有一个著名的鬼城,叫做莱霞里,在这里也有一个哀怨的女鬼,唤做公孙九娘。
苏阳要来到这里,只是想要看看,像莱霞里这样的鬼城,地藏王菩萨可曾来过。
老头闻言,重重点了点头,说道:“这倒是幸事,哪里像我……”
旁边的人也都神色凄哀,他们的亲人,朋友,在那时候或多或少,都陷了进去。
“齐贼确实可恶!”
老头子说道,随即又看向苏阳,说道:“后生,你只有一个人,倘若是凑热闹的话,就不要再往那边去了,那边并不太平。”
生死契闊:跨過千年來愛妳 甄華
“哦?”
苏阳看向老头,问道:“哪里不太平?”
“各种不太平。”
老头子闻言长叹,说道:“那边的地主老爷们突然开始加租子,直接要把我们的粮食都给抽走,不少人都在那边落草为寇,依靠抢道过活,像你这样的人,孤身一个人到了那边,八成要被他们给抢了,并且那边最近出现许多稀奇古怪的事情,青天白日,在路上都能见鬼……”
“我们都是在那边生活不下去了,因此连夜逃了出来。”
如果不是没得选,没有谁想要背井离乡。
苏阳闻言,心中一叹,这边地主们忽然开始集体加租子,想必是知道了,在未来没有他们的席位,因此开始疯狂的滥用自己的权利,而这些人之所以要连夜跑出来,就是为了逃避地主。
后世在搬家时候,还有连夜搬家的规矩,其中也有一些古时候,佃户生活不下去,连夜举家外逃的影子。
“正是因为你们要躲地主,因此看到了我衣服较好,便当我是地主的人。”
苏阳知晓这些人对他态度的缘由,感慨说道。
正是因为他衣服的缘故,才让这里的人对他避之不及。
“冒昧的问一下,你们离开了这边,是准备逃到什么地方安家呢?”
苏阳问道,他想知道这些老百姓可有没有什么打算。
这些人对视一眼,这会儿和苏阳交谈之后,已经感受到了苏阳的亲和,因此彼此征求一下意见之后,便对苏阳说道:“我们准备去泰安,泰安那边是一个清官管着,那些地主们跑不过我们也不怕。”
当官的好坏,老百姓心里也有一杆秤。
“泰安好啊。”
苏阳点点头,说道:“没走多远,等到贪官和地主死了,你们也能赶快回来。”
有些人风餐露宿,要饭走路,一逃就是几百里,有生之年都难以再回家中了,而现在,苏阳去拨乱反正之后,他们还能够赶快回来,到时候拿到田地,也不耽误春耕。
“只怕是我们都死了,人家都不会死。”
老头闻言,深深的叹了口气,对于此事根本就不抱希望。
苏阳只是笑了笑。
在这破庙中的那一摊火,这时候越发的小了,上面的干柴已经烧尽,下面的炭火也没有多少。
“外面雨这么大,我们去那里找柴啊。”
中年夫妻看着外面的雨幕,发愁说道,他们都衣衫单薄,如果找不到木柴,任由外面一直下雨,寒意逼过来,只怕这里老人的身体不能承受。
“这里不就有柴吗?”
苏阳站起身来,将如来佛的神像搬了下来,伸手便将佛像的两只手掰下来,扔到了火堆里面。
“这……你……你这是渎神!”
老头子看到苏阳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慌张叫道,旁边的人见此,也纷纷向着周围退避,不敢承受这样的火力,感觉这里的一点温暖,对他们来说都是十恶不赦的罪过。
“呵呵。”
雨夢孤城 鯉12月寒
苏阳摇了摇头,看着他们笑道:“我烧的就是一堆木头而已,你们何必怕成这个样子?”
“这可是佛祖的神像!”
中年女子大声叫道:“我一个女子到了庙里面,就已经是罪过了,你怎么又让我摊上这样的罪过?”
苏阳的这个行为,算是出佛身血了。
我的偉大的衛國戰爭
“别说这就是木头,倘若这真的是如来,那又如何?”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粉基地】领取!
苏阳看着他们,说道:“如来佛祖曾经割肉喂鹰,现在为你们献出一个木头身子,保佑你们的平安,那不也正是佛祖的慈悲为怀吗?佛祖若是因此对你们降罪,那他就不是佛祖,佛祖若是因此而对我降罪,那他就不是如来。”
如来佛祖已经超脱了烦恼,不沉溺,不背负,永远都在未来的彼岸,也不会有任何的烦恼,苏阳烧了他一个木头身子,自然不会对他造成影响,并且凭此对他们开释真理,还是功德一件。
“来吧,坐下吧。”
苏阳对他们呼喊道。
这几个人彼此对视,最终还是围到了火炉前面,看着在他们眼前燃烧的如来神像,他们的心中也仿佛缺失了一块一样,某种东西,被苏阳给烧掉了。
“如来神像烧出来的火旺不旺?”
苏阳问他们道。
神像上面都有一层油漆,烧起来火自然是很旺的,他们也都感觉自己暖洋洋的。
“那些过来收你们租子的人,也就像是这些神像一样,你们只是怕习惯了。”
苏阳说道:“如果你们联合起来,敢于出手,现在背井离乡的是那些让你们活不下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