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4rq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前方高能 愛下-第九百八十三章 恐懼看書-682xn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
今晚的夜空被火光照亮,江面被血染得通红,带着浓重的血腥味儿与烟火气,还夹杂着尸体腐臭后的味道,并不好闻,可对于这几个女人来说,却是难得的自由与出格。
只是短暂的欢快之后,随之而来的是后怕与忐忑。
担忧东窗事发,担忧被人举报,投入红营。
这一夜宋青小就留在船坊之中,她倒要看看那红衣无脸的女鬼把她弄到一百年前,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江中的阴气消失得一干二净,身边的这几个女人各自找了角落,却因为心底的焦虑而难以安睡。
抱猫的女人一晚都在摸着猫的身体,指掌摩挲着猫的皮毛,发出极有节奏的‘沙沙’声,吵得人心神不宁。
江水冲击着船坊底部,发出水波响声,再配着若隐似无的血腥味儿,越发令人难以安寝。
半夜的时候,船上的战鼓声终于停歇,但却不合时宜的响起吹拉弹唱的声音。
有女人尖细着嗓音唱歌,偶尔还有男人们的欢笑诡异的夹杂在内。
直到将近天亮的时候,才终于安静了一会儿。
船坊上的灯光不知何时熄灭,坊内显得极为冷寂。
今日江上大雾遮天,微弱的青蒙蒙的光线从垂落的纱帘、窗格透入,静默的氛围在船坊内蔓延开来,使得船坊之中落针可闻。
宋青小运转完一周灵力的循环之后睁开了眼睛,便看到了几个蜷缩成团的女人。
她们担惊受怕了一夜,好不容易入睡,却睡得并不大安稳,仿佛稍有风吹草动便能令她们胆颤心惊。
‘咚咚咚——’
数道细微的脚步声响了起来,由远及近。
石田衣良作品:池袋西口公园系列
替天行道:王晋康科幻小说精选集. 2 王晋康
墨门飞甲
船身轻轻一晃,死寂的船坊很快被唤醒。
几个好不容易才进入浅眠的女人受到脚步声的干扰,很快的睁大了充满了血丝的眼睛。
抱着猫的女人几乎是从榻上跳了起来,第一反应是将自己的猫塞进了榻的角落处。
她惶恐不安的视线在落到正坐在床边的宋青小身上时,顿了片刻,像是瞬间找到了主心骨般,表情一定,那慌张的神情又重新安定了下来。
“送饭了——”
一道死气沉沉的男声打破了船上的沉寂,顿时令得四周有动静响了起来。
但听到这声音的刹那,船坊之上几个瞪大了眼睛的女人却如同活见了鬼般,浑身如同筛糠一般的抖了起来。
‘咚咚咚。’
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一道阴影逼近,纱帘被人重重伸手抓开,露出一张既熟悉,又诡异的面庞来。
‘喀喀喀——’
几个女人死死咬紧了牙关,忍住即将蹿到喉间的尖叫,身体抖得如秋风中的落叶。
昨晚那亲手死在了宋青小手下,头都被拧了下来的男人,此时再度出现在了几人面前。
古今第壹穿越
他的脸色惨白,身上的皮肤如被水泡皱了般,湿透的衣裳‘滴滴答答’往下淌着水,每走一步,便落出大量带着血色的江水渗进船坊的木板里面。
“吃饭了。”
他以一种阴测测的目光盯着船坊内的几女看,被拧断的脖子还有些歪。
此人以十分迟钝的举动抬起手来,捧住自己的脑袋,‘喀嚓’的响声中,将它推回到了自己的脖子上面。
说这话的时候,他似笑非笑的盯着船坊内的几女看,那神色令人不寒而栗,几女吓得连尖叫声都喊不出来。
宋青小愣了一愣,但很快又平静下来。
她也曾遇到过被自己亲手杀死的人再度复生,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当年的她也被吓得不轻,可如今的她早就已经克服内心的恐惧,并没有被眼前的一幕吓住。
“过来。”
她再度冲这男人招了招手。
这男人依旧如昨晚一样,听到她召唤的瞬间,以一种阴森的目光,拖着沉重的脚步,‘嗒嗒嗒’的往她走了过来。
他每走一步,便在船坊之上留下湿透的血脚印,份外明显。
直到走近宋青小面前的时候,他的脑袋开始结冰,伸出的手渗出水珠。
不等他的手碰到宋青小的身体,昨晚的情景再现——宋青小重重踹击他的小腿,骨头断裂发出清脆的响声。
男人‘呯’的一声半跪到了木脚踏上,那还未粘稳的脑袋再度被宋青小伸手拧了下来。
‘突突——’
他断颈的地方喷出淡红色的江水,很快流进了木脚踏上面。
血腥味儿在船坊内传扬开,他倒下的尸体如同跳出水面的鱼般,拼命的挣扎。
宋青小脚踩在他肩膀之上,用力的踩了下去。
尸体力量很大,但与她相较,却如蚂蚁撼象般。
‘咔嚓’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那男人的肩膀塌了下去很大一块,不多时便再不挣扎,如同死鱼瘫软到了脚踏上面。
这凶残而又似曾相识的一幕看得船坊内的几个女人面如土色,大气都不敢喘。
“现在,你去打饭。”
宋青小看了那年纪最小的女子一眼,吩咐了她一句。
她死死咬着嘴唇,力量大得牙齿咬进肉中,血渗了出来,仿佛将她的上下两片嘴唇粘连成了一片。
听到宋青小吩咐的刹那,她好似有些不敢置信,抬起头瞪大了眼看她。
昨晚被宋青小亲手杀死,并被众人抛尸进江中的男人死而复生再度归来。
而她却像是没事儿人一般,竟又一次神色镇定的将这男人的脑袋拧了下来,将昨晚一幕再现。
“去打饭!”
宋青小见她没动,冷冷的又重复了一声。
这个时候,船坊内的人已经处于极度的恐惧、惊慌之中,她镇定自若的态度、冷静而强势的吩咐,反倒对几女来说形同找到了主心骨般。
“我去。”
抱猫的女人很快强忍恐惧,率先站起身来:
“我去打饭。”
在几个女人之中,她最为独特,胆子也好像最大。
说完这话之后,她吞咽着唾沫将猫塞进了自己的肚腹之中,以宽大的包袍将它盘了起来。
收拾完后,她平复了一番内心的情绪,强忍恐慌,打帘出去。
她走之后,尸体就摆在宋青小的脚边,众人大气也不敢喘,好似渡日如年。
约过了七八分钟后,‘喵’的一声猫叫声中,抱猫的女子提了一小桶食物面色煞白的回来。
“外面的人已经走了。”
她浑身都在抖,有种心中大石落地的放松,也有劫后余生的欣喜:
“他们好像没有发现他没回去——”
几个女人‘嘤嘤’的哭,并不接话,好似已经死到临头了一般。
“把饭分吃了,将尸体再重新处理。”
宋青小望着抱猫的女子,吩咐了一句。
其他几个女人听了她这话,又怕又慌,拼命的摇头,却不敢发出哭音。
“怕什么?”
宋青小见到她们畏缩的神情,冷声斥责:
“他都已经死过一次了,不过是按照昨晚的处理方式,再重新将他处理一次。”
几女如丧考妣,绝望无比。
抱猫的女子顿了顿,虽也感到害怕,却不知是不是年纪最大的原因,比其他几个女人都要镇定,听闻宋青小的这话,抖了半晌之后,竟轻轻的应了一声:
“嗯。”
她放下了手里提着的桶,吩咐其中一个人:
“娟儿妹妹去拿碗。”
那年纪最小的女子被她点名,却坐着没动,抱猫少女见她不动,就警告了她一句:
“粮食紧张,每人每天只有这点儿东西,这会儿不吃,得饿一天的。”
这话一说完,其他人才慢吞吞的各自起身去取自己的东西。
那送来的饭食只得一小桶,里面稀稀落落不知以粗栗混煮了什么肉糜,混成一种并不算稠的羹汤,散发着一种异常诱人的肉香气。
先前还一脸惶恐之色的女人们,在闻到肉味的刹那,顿时都探长了脖子,一脸的渴望之色。
豪門隱婚:腹黑總裁專寵妻
抱猫女分了五碗,桶里便已经被倒得十分干净。
大家盯着碗,默不作声,肚子却‘咕咕’的叫个不停,显然已经饿极。
甜妻高高在上 公子修
船坊上原本住了五人,宋青小是半道闯进的,原本没有她的份。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你们吃吧。”
这里处处透着诡异,先不说宋青小如今早就脱离了对于食物的需求,就算是她需要进食,也不会轻易的吃这些东西。
她话音一落,几人便以极为凶狠的姿态各自抢了一碗肉糜汤,‘咕咚、咕咚’喝进嘴里。
几人像是饿了很多年,喝了又快又急。
倒是那抱猫的女子,在喝了数口之后,终于像是想起了什么事般,强忍不舍,硬生生停止了喝这汤羹的举动,将被自己藏在怀中的白猫放了出来,将剩余的小半碗汤留给它喂食。
“吃吧,吃吧。”
她摸了摸白猫的头,语气轻柔的哄了猫两句。
说话的时候,她的肚子还在‘咕咕’抗议。
猫发出‘嗷呜’的声音,低头大口的舔食。
不多时,几人分别吃完了东西,几女一猫甚至将碗都舔得一干二净,像是吃到了什么绝世的美味。
“既然吃饱喝足了,就来处理尸体。”
宋青小踩了踩脚下那具还在‘汩汩’冒水的尸身,冲着几人吩咐了一句。
大家的表情迅速变化,从一开始的餍足到畏惧,都摇着头不敢上前。
“尸体就摆在这里,如果不处理,若是有人发现他的失踪,查到这里,你们都要死。”
宋青小目光缓缓扫视过几人,问道:
“怕什么?他是人的时候,我们都能将他处理了,就算变成了鬼,我们就不能再将他处理第二次?”
邪少的冷心妻 池紀
她的威逼利诱起了作用,几个女人虽说仍是害怕,但却迫于她的强势,都哭哭啼啼不敢应声。
隔了好一会儿,抱猫的女子鼓足了勇气上前,往那滚落在地上的人头走了过去。
人头之上凝结了一层冰,那冰系力量将它头颅之中渗透出来的血水也冻结,使它的脸像是蒙上了一层淡粉的色泽。
男人的脸庞扭曲,嘴角诡异的微微勾起。
女人吞了口唾沫去提他头发的时候,他的眼皮动了动,像是睁开了眼睛。
“啊——”
受到惊吓之下,那一直以来表现得胆子最大的抱猫女人如同被烫到一般,忙不迭的想将手缩回去。
但缩了一半,一只手掌便将她的手腕抓住,止住了她的手后缩之势。
她吃惊之下转过了头,就见到原本坐在床边的宋青小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的身侧,握着她的手,以令她无法抗衡的力量往那人头摸了过去。
“怕什么?”
宋青小问了一声:
“他已经死了。”
“可是,”抱猫的女人结结巴巴的道,“可是我看到他的眼皮还在动——”
“有吗?”宋青小问了一声,说话的同时手指如剑,往那人头的眼皮处点了过去。
‘噗、噗!’
两声轻响声中,那两颗眼珠被点破,外鼓的眼皮凹陷了下去,眼珠之中涌出两行血泪,顺着冰层往下流去。
宋青小面无表情,又问道:
“你现在看呢?”
抱猫的女人鼓足了勇气,睁开了眼睛。
只见那人头的眼皮被血水粘在一起,果然没有了动静。
“你——”她像是怔忡了一下,转头看了宋青小一眼。
这一下宋青小再抓着她的手去摸那人头的时候,她并没有再抗拒,而是将这人头提起。
人头被提了起来后,并没有再像先前一样作怪。
兴许是宋青小就在身侧的缘故,抱猫的女人虽说仍是害怕,但却比之前更加镇定。
她甚至在提起人头之后,看着其他人,催促着:
“你们也快将尸体收拾了,娟儿妹妹年纪最小,可以打些水将船内的血刷去。”
若是毁尸灭迹,不会再有人发现这里死过人,大家同时保守秘密,这里的事便永远不会泄露出去,众人都是安全的。
总裁欢,娇妻爱 殇小离
几个女人听了她的话,又确实别无他法,便都应承。
昨晚的事再一次发生,甚至为了防止这具尸体再度诈尸,大家还取了绢帛纱布,将其牢牢裹紧。
夜晚虽说已经过去,可江上大雾遮天蔽日,光线仍是昏暗无比。
船上的乌合之众经过昨日的攻城之战,十分疲惫,此时船上份外安静。
几女齐心合力再一次将尸体丢进水中,为了以防万一,还亲眼看到波涛汹涌的江水将其吞噬,卷裹着男人的尸体往下流去,消失在众人视线之内。
只是船中的那些血印,几女就是使出了浑身解数,仍无法将其洗刷去。